原标题:一个人的环游世界——埃塞俄比亚(2) 微信客服:mypicmap 如果您对车喵喵的更多旅行感兴趣,请关注她的新浪微博:猪仔前进 2018.7.18“七日南方部落游”第二天:阿尔巴门奇

一个人的环游世界——埃塞俄比亚(2)日本写真学会

原标题:一个人的环游世界——埃塞俄比亚(2)

微信客服:mypicmap

如果您对车喵喵的更多旅行感兴趣,请关注她的新浪微博:猪仔前进

2018.7.18“七日南方部落游”第二天:阿尔巴门奇-吐米(参观孔索村、key afer market、banna部落“bull jumping”成人仪式),住吐米Buska Lodge。

一早来到餐厅吃早餐,意外发现餐厅外面的露台部分有着超广阔的视野,可以遥望阿拜亚湖和查莫湖,心胸瞬间开阔起来。

酒店可以换钱,居然最接近官方汇率28.81(平常换的都是28),虽然这的工作人员觉得我不太需要换钱了,还是以防万一换了100刀,大不了最后和Messay再换回来。

路上远远看见树上挂着一种长型的东西,Messay对我说,这是原始采蜜的一种方式,这种“卷筒”是人为挂上去的,很像我们的蜂箱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挂在树上那么麻烦

上一次看到挂着杯子是卖酒的地方,这一次看见挂张皮的,这就是卖肉的地方了。

埃塞俄比亚现存80个民族,保留原始特色的部落大约在50个左右,大部分分散在南部奥莫河沿岸,也是我们日后的行程中要去的。

孔索部落在孔索镇,Messay先在镇上缴纳了进入费和当地向导费(含,这边每次参观部落都要由向导带领,否则据说进不去),向导便带着我们来到了孔索部落,刚一下车就被一群小孩子围住兜售他们的小商品,被向导赶开了。

孔索一共有4个village,每个都有自己的语言。村庄建有石墙用以防御,一共3圈,房屋之间是非常狭窄的小路,最内层的便是核心区域,走在其中像是进入了一个石头迷宫。这里的房屋很有特色,用石头垒砌出围墙,再用干草做顶(草顶非常硬),向导介绍,屋顶的壶,是用来防止小鸟“扒开”草飞进屋子里。屋子一共2层,上层用来睡觉日本写真学会,下层用来坐着聊天之类。还有一些小的“草屋”日本写真学会,据说女人怀孕之后就要来这里待产。男女分工很明确日本写真学会,女子砍柴烧饭打水,男子负责建房屋、赚钱养家。周一周六是他们的集市时间。在村落的门口,可以看见成捆的树干,这个代表村落的“年龄”。这里的“村长”每18年选取一次,每次换届的时候就会立一根树干,这样数了木头就可以知道这个村落存在多少年了(我去的那个大概上百年了)。2011年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孔索文化景观作为一个整体,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。

参观结束,咨询过Messay后,给了向导50bir的小费(不含),还给了这里的孩子一些笔,这次是孩子们主动要的,我还蛮开心的。

途中经过了一个叫Dashla的村子(音译), 车这里的大人小孩都喝一种5%左右自酿的高粱酒,据说他们不喝水,只喝这个

。他们一直在追着我们的车子要“hailand”(音译),就是喝水的空瓶子(早知道我感冒时候喝水剩下的空瓶子都带着好了)。

此时天气已经开始炎热干燥起来,道路两边也开始呈现出沙漠地貌。在继续前往key afer镇的路上,车胎居然爆胎了,下来查看发现是扎了钉子,Messay熟练的换好了轮胎,继续前往下一个目的地。

Key afer market是这里每周四举行的比较大的市集,赶集者主要是banna、hamer、tsemay族的村民,是当地部落居民相互交易的场所,有各种农产品、日用品和手工艺品。去市集也要由当地向导带领,之前的报价上并没有这项,是Messay支付了向导费,也并没有和我要钱。

向导跟我说这里可以随便拍照,但实际上很多人对于拍照是很抵触的,有个女人甚至伸手来挡我的手机。说实话,我并非猎奇想要拍这些场景,如果不是向导之前告诉我没问题,我也不会拍,稍微有些不舒服,但是也可以理解。

在这里也了解到许多当地部族的风俗,比如hamer族,男人是可以有几个妻子的,女人脖子上的金属项圈数量,就代表了她是第几任妻子,而tesmay族已婚男子头上会戴一种装饰。

中午在key afer镇上吃的午餐,本来之前那个向导是要和我们一起去下午的“bull jumping”,也就是banna的成人仪式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还没等吃上饭,就换了另一个人过来,看之前Messay好像和他争执了一些什么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费用的缘故,稍后Messay给了向导一些钱,他便离开了。

“bull jumping ”是我此行最想要体验的一个仪式,Messay一直说我很幸运,因为这个需要机缘巧合才能看到,只是没想到在去的途中,另一个轮胎再次爆胎,Messay却很淡定,说他还有另外一个轮胎,只是为了不耽误我们看仪式,要我们先搭即将到来的下一辆车过去,是一个白色面包车, 我看到里面坐的是中国人,向导上前问了一下,然后过来告诉我“他们说没有地方坐了,我们可以走过去,大约半小时左右”。当时我没有说话,其实心里已经预感到他们不会让我们搭车,没想到之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人写的场景,也真实发生在了我身上。大概也是类似的情况,他们的车子陷在了泥里,请求帮忙的时候,下一辆载满中国人的车子并没有停下来。走的路上,我问向导,是谁说没有空间的?他说,是乘客。着实可悲可叹。

到了“停车场”,我看到之前车上的2个中国女人在大呼小叫的要和即将参加仪式的当地人拍照,我并没有上前和她们说话。其实很不喜欢她们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人与人都是平等的,财富地位不代表你就是高人一等。我们走出去看世界,更多的应该是懂得自省,然后去改善,而不是为了去展示自己的优越感,不过“人各有志”。

继续往仪式开始的地方走的时候,看见车上另一个男人,找不到方向了,看到我们便了打招呼,想要跟我们一起走,而当得知我是中国人,并且一个人旅行的时候,很假惺惺的说了句“哎你还不如跟我们走呢,我们车上有地方”,我微微一笑,点点头,没搭话。

之前的行程报价中并没有“bull jumping”这项,所以我要再支付1000bir,可以随便拍照。前行途中看到一些男孩子准备去往仪式地点,裸露着上身,下身只围了一块布,阳光下,黑色的皮肤闪耀着光泽,内心小激动,原本只是在电视中看到的人,真实的出现在我眼前,他们的身体真是好看。

这次是一个banna族男孩子的成人仪式(Banna族和hamar族是姐妹族,他们的仪式是相同的),整个仪式据说要历时2天的时间,我们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大概需要3-4小时。这是部族男孩子到了适婚年龄后必须要经历的一个考验,他们需要从牛群背上反复跳过去4次,以证明他们有足够的能力成为一个男人,通过考验后,他们才可以娶妻生子。

仪式开始前,男孩子们要画彩绘,用红色和白色的石头磨出粉末,和水弄成颜料,待今天的主角画完后,我的向导特意让画彩绘的男孩子给我也画了一个彩绘,也是当晚唯一一个画了“妆”的外国人,被所有人围观拍照,搞的甚是隆重,我发现自己再一次成了“孙悟空”。

男孩子们画彩绘的时候,旁边一直有一群女人和女孩们在吹着号,跳着舞,唱着我们听不懂的古老歌谣,小腿上绑着的铃铛随着她们的舞蹈,发出清脆入耳的声音。

稍后,一群人来到了另一处地方,男孩子开始了对女人们的“鞭刑”。这也是仪式中的一项,女人们(女孩们)一个个走到男孩子面前,交给他自己手中的枝条,请求其在她们背部鞭打,有一些人的背部已经布满了伤疤,这一次我也看到了鲜红的伤口,女人们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族里男孩子的支持。

仪式中的下一项便是喝咖啡,火堆上的壶很大,一个小男孩负责把煮好的咖啡送给树荫下的其他男孩,如此反复大概4、5次。之后,男孩把树皮编成的绳子交叉绑在胸前,去除所有衣物,接受部族长老的占卜和祝福,另一边已经有族人将牛群赶出来,并且固定成一排。在他们控制牛的时候,我非常惊讶于他们的强壮,甚至很小孩都会参与进去,瘦瘦的身躯拥有着无穷的爆发力。

夕阳西下,随着女人们的声音越来越响,仪式的高潮部分也即将开始,只见男孩子从十几米远的地方开始助跑,踩着一个个牛背跳到另一边,再如此反复4次,最后成功晋级,主角与牛,均四下散去。

回到车上,已经是晚上7点半左右,给了向导100bir,Messay将他捎回大路,他便搭了另外一辆tutu回key afer镇了,而我们则要前往吐米镇(turmi)。路上Messay跟我讲,bull jumping之后,会有一个庆祝,在这里女孩们会奉献出自己初夜,之后才可以出嫁,因为在他们的习俗里,如果结婚当天,丈夫发现妻子是是处女的话,是会退婚的,因为他们认为看见血是不吉利的,而如果女孩子在结婚前怀孕了,她们会离开村庄,等生完孩子之后再回去,所以这边有一个“学校”,收容了许多这样被遗弃的孩子。我反复和Messay确认了这件事情的真伪,无法想象这样的习俗。

今天过的如此丰富,此时方觉身体的疲劳,没去吃晚餐,洗完澡便去睡觉了。

Ps.吐米限时供电。

(未完待续……)

摘要:再提“房住不炒”,这意味着什么

原标题:雍正如何推广普通话?不懂普通话,不许考秀才!

原标题:【北疆秋色】9.17-24·乌鲁木齐 | 可可托海 | 五彩滩 | 禾木 | 喀纳斯 | 魔鬼城 | 天池 | 火焰山 |坎儿井

上一篇:央行发声全雅诗兰黛小棕瓶套装面提升金融科技应用能力,任买科技着力创新解决方案    下一篇:哈弗F系月均销量超1.3万 全球车F雅诗兰黛小棕瓶套装7成新爆款    

Powered by 111HD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9 111HD高清精品站 版权所有